助力乡村振兴 / 促进“三农”发展

Agricultural investment

未来5年中国智慧农业发展规模预测分析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日期:2020.11.19 阅读:18

1.1 中国智慧农业市场发展规模

目前提倡的现代农业精细化生产与物联网技术结合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空间,以感知为前提,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全面互联的网络平台构筑成功,现代农业悄然步入物联网时代,智慧农业大局初现。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中国智慧农业的潜在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137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232亿美元左右,并且有望继续增长。

图表14 2015-2019年中国智慧农业潜在市场规模

数据来源:中投产业研究院

1.2 中国智慧农业发展制约瓶颈

“智慧农业”的全面和深度发展离不开物联网技术的成熟和推广,从当前国内一些“智慧农业”试点来看,反映出的首要问题是:没有把物联网技术在农业上的应用量化在经济指标上。换言之,盲目的技术崇拜导致不计成本的投入,而缺少标准化、规范化,项目层次普遍偏低的示范对物联网技术的推广作用并不太大。所以,需要对“智慧农业”物联网技术进行更为科学、规范、标准的管理和评估。

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农业物联网的基础设施投入有几大特征:投入量大、范围广、较集中;一次性资金投入数额大;效益回报周期长;操作人员需专业等。但在当前,农村产业多属小规模的分散经营,并且资源分布不均,硬件基础设施质量普遍较低,资金投入的渠道较为有限,农户的科技文化水平较低,这些都成为“智慧农业”发展的瓶颈。

除此之外,我国农业物联网技术本身也存在诸多问题:大多只在实验室操作,属于概念性技术,与真正的农业环境进行对接还存在难度,实际应用性还有待提高;传感器技术没有能够实现全方位,目前的主要应用是在感知空气湿度、温度,土壤水分、肥力,水资源的成分分析等方面,而对于生物体自身生长信息的感知以及其他环境因子的监测还有欠缺,再加上研发力度不够,造价普遍偏高,不利于大面积推广,操作不够简易化,农户使用难度较大;无线传感器网络的容量、通量还不够,处理速度较慢,短距离无线通信技术仍是当前的攻关难点;信息决策系统的相关技术模型不够成熟,使用率不高,运作的模式、方法都有待创新。

物联网在“智慧农业”中的推广和提升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因此需要在三个层面协同发展:第一层面是“物与物”的灵敏通信,需要在电路、通信等模块对技术功能,尤其是核心技术进行研发和投入;第二层面是“物与人”的即时交互,能够方便使用者和决策者全天候及时掌握各类数据信息,并解决传输速度和处理效率等问题;第三层面是“人与人”的开放式传播,通过物联网和云服务平台,人与人可以实现信息、资源的共享,这是“智慧农业”发展的驱动力。这些都是“智慧农业”物联网技术发展过程中必须要扎实解决的问题。

1.3 中国数字农业发展现状

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农业农村部发布农民合作社农产品供应信息、阿里巴巴推出爱心助农计划、拼多多上线“抗疫农货”专区、江西省开展全网电商助农行动……为降低新冠肺炎疫情对农产品生产销售的不利影响,以农产品线上销售为主的渠道、平台大幅增加,加速推动我国农业生产、农产品销售的数字化转型。

2019年5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提出,数字乡村是伴随网络化、信息化和数字化在农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应用,以及农民现代信息技能的提高而内生的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和转型进程,既是乡村振兴的战略方向,也是建设数字中国的重要内容。为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生产经营精准化、管理服务智能化、乡村治理数字化,农业农村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于2019年12月份发布《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明确了今后一段时期数字农业建设的发展思路,提出要以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为发展主线,以数字技术与农业农村经济深度融合为主攻方向,全面提升农业农村生产智能化、经营网络化、管理高效化、服务便捷化水平,用数字化引领驱动农业农村现代化,为实现乡村全面振兴提供有力支撑。

农业数字化转型过程需解决数据从哪来和如何管、数据如何处理与分析、数据如何服务等问题。我国农业数字化的基础设施依然薄弱,数据资源体系建设还不完善,标准缺失阻碍应用协同,发展基础“空档”;核心关键技术研发力量不足,农业机器人、智能农机装备适应性较差,创新能力“掉档”;数字技术与农业农村融合不够,数据整合不充分、开发应用不足,信息系统集成应用不够,产业化水平“断档”,因而迫切需要补齐数字化不足的“短板”。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对我国农业生产造成明显冲击,首当其冲的是农产品销售。为此,各部门、地方及企业等在农产品销售渠道上加速数字化,如农业农村部在官网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农民合作社在行动”专栏发布农民合作社的水果类产品信息,发布三批合计约4060家农民合作社产品供应信息。2020年2月6日阿里巴巴推出爱心助农计划,融合数字技术、数字物流、数字金融等全方位能力,帮助农户实现产销对接。2月10日拼多多上线“抗疫农货”专区,帮助贫困地区和部分农产区解决疫情期间的农产品滞销问题。2月10日京东开通全国生鲜产品绿色通道,全面开放供应链、物流、运营、推广等核心渠道资源,解决农产品滞销问题。江西省商务厅联合省融媒体中心、江西新闻客户端等媒体,协调动员阿里巴巴、京东等知名电商平台,顺丰、中通等知名物流平台,及省内20多家电商平台和1500余家重点电商企业全面展开“全网电商助农行动”,借助电商渠道帮扶加快滞销农产品销售。总体看,在政府网站、电商平台、协会等各方力量支持下,加之各地市长、县长在平台上的直播带货,农产品滞销情况明显好转。

事实上,各地早已在积极探索和推广应用农业生产数字化。如河南省浚县,种粮大户通过安装在家里的电子显示屏或手机App,不仅能随时获取各地块的温度、湿度、风量、雨量以及土壤墒情、病虫害和灾害预警信息等,还能通过手机遥控指挥田间的摄像头,观察农作物生产、拍摄实时画面,一旦发现害虫等异常情况也可拍照片上传系统,由专家研判进行指导,实现双向互动。在四川大邑县,通过田间安装的摄像头、气象监测设备、土壤检测仪和工业级路由器,再加上天空中的遥感卫星,能使各种农田信息能及时传输到手机应用平台。

从国内外实践看,数字技术已成为农村新的生产力,发展数字农业农村是大势所趋,我国已进入加快发展数字农业农村的新阶段。《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提出,到2025年,数字农业农村建设取得重要进展,有力支撑数字乡村战略实施。在数字农业农村发展主要指标上,农业数字经济占农业增加值比重由2018年的7.3%提升至2025年的15%,农产品网络零售额占农产品总交易额比重由2018年的9.8%提升至2025年的15%,农村互联网普及率由2018年的38.4%大幅提升至2025年的70%。

对于2020年的农业数字化工作,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发布的《2020年农业农村市场信息工作要点》明确提出,抓好数字农业和数字乡村试点。进一步优化数字农业试点县项目布局和设计,加强项目建设过程管理和指导,探索县域范围内重点农产品数字化转型路径,形成一批数字农业技术支撑规范和集成应用模式,总结一批可复制的数字农业发展典型案例。

1.4 中国智慧农业行业发展潜力

智慧农业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其发展需要一系列条件进行支撑,目前主要需要加强三个方面:完善基础设施、加大人才储备和加强农业科研投入。随着以传感器为主的物联网技术的发展,当农业土地、农作物等数据获取变得相对容易后,资本支持力度会逐渐变大,智慧农业企业以及该行业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农业是一个发展慢、周期长的大产业,而资本是一个产业发展的必要条件,同时资本也是企业竞争的最大优势。由于农业的历史发展现状,农业是一个相对来说不太受资本青睐的产业。

根据中投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智慧农业深度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随着新技术的快速发展,作为现代农业的高级阶段--智慧农业会不断发展出更多的农业科技公司。当前,智慧农业企业融资情况发展较差,融资轮次较低,相对于无人机植保企业,农业数据服务企业融资情况更少。人工智能的发展依靠数据的支持,农业若想完全实现智慧农业,需要首先实现农业数字化,完成农业物联网布局,智慧农业的未来发展道路漫长。